• 抖音红利年!我们可以为您提供短视频拍摄制作,账号运营服务;更多详情请咨询电话:4008075790,感谢您的关注!

  • 短视频赛道中的海外网红为什么会选择中国?

    日期:2019-12-13 作者:

    1575366620(1).jpg

       

    1、短视频运营吸引力:


   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,2019年,中国的KOL经济价值约1000亿元,超过70%的中国互联网消费者更愿通过社交媒体直接购买商品。


    美国的KOL或许能创造出一种娱乐现象,但中国的KOL能创造出令西方同行仰望的商业销售额。中国市场拥有成熟而宽松的市场环境,网红的商业变现能力十分强大,这都吸引了海外红人的目光。


    比之于中国观众对商业广告较高的容忍度,海外观众对视频中插广告的形式十分反感,这导致了海外红人对商业广告植入都十分谨慎,创作者们多半不会选择这条路。加上YouTube的平台补贴十分丰厚,对于头部红人来说光平台分成就已十分可观。


    Papitube旗下的西班牙红人Noel苏诺伊,辞去了在巴塞罗那的工作来到北京留学,从做出留学决定,到准备材料、面试、签证、体检、学中文,3个月间,他录制了20个「苏诺伊中国留学vlog」,看着他一步步实现愿望的粉丝们,在他9月3日终于正式入学的vlog评论里,纷纷送上自己善意的祝福。中国网友的善良和包容,也是很多海外红人频频提到的一点。曾有位海外红人讲过一个非要给他免单的酒吧老板的故事,由此他对中国人的热情好客产生了深刻印象。


    除了有庞大的经济规模、良好的发展环境之外,红人背后崛起的MCN机构也在助推着整个行业往规范化的方向前行。截至2018年12月,国内的MCN数量已经超过了5000家,营收规模破亿的MCN数量占比6%。快速崛起的行业吸引了大量资本的入驻,即使是在2018年的资本寒冬里,MCN机构的融资情况也几乎没有受到影响。


    2、短视频运营阻碍:


    沟通成本

    海外红人想要在中国发展,语言是过不去的一道坎。即使中文能力过关,也面临着很多文化差异方面的问题。魏沛然表示,「广告主找国外网红做推广的话很麻烦,如果人在国外,东西要寄过去、要沟通、还有时差,沟通成本很高,而且国外网红不太了解中国的内容环境,也会存在一些问题。」


    此外,「国外网红目前还比较少,最头痛的是配合度,如果是已经非常成功的YouTuber,本身就很忙了,有需求给他们也不一定会做。」


    文化差异

    其实早在2017年,就已经有海外MCN机构进入了中国市场,以色列的Yoola是YouTube上的全球第四大MCN,从2017年就开始陆续将内容引入中国市场,并与微博、腾讯、网易、头条等平台达成了合作;还有YouTube全球排名前20的频道WatchMojo,2018年与亿幕合作进入了中国。但这些机构无一例外都遇到了严重的水土不服问题,直接搬运海外平台的内容及风格,跟国内观众并没有形成共情,逐渐在中国销声匿迹。


    我们从微博方面了解到,因为海外网红的适应度问题,其实之前整个微博也走了一些弯路。引进的不少红人大多都在本土化上出了问题,最终都逐渐流失。海外的MCN机构和经纪公司与国内不同,基本上只有代理业务,绝大多数不具备孵化和包装功能。直接引进在境外平台发展很好的红人,但只是同步境外平台的内容和风格,导致的结果就是在国内很难持续生存。


    但这并非没有解决办法。微博方面表示,其实海外红人都有机会,只是快和慢、红人自己对中国市场重视与否的问题。如果在文化差异这个大场域上能找到独特精准的弥合点,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受众群。


    【不定期群内开公开课,分享干货。免费赠送给您;您只需要关注微信公众号“乙企孵”回复:“好友”找我们索取即可。】

    标签:

    上海茂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47936号-2  如有图片侵权请及时联系本站,及时删错或更改